海航集团风险化解进入关键期 千亿债务何去何从?_处置

2021年1月24日00:05:14海航集团风险化解进入关键期 千亿债务何去何从?_处置已关闭评论

海航集团风险化解进入关键期 千亿债务何去何从?

不到一年,海航集团债务风险处置工作有了进展。

2021年1月22日,海航集团官网发布公告称,自2020年2月29日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以下简称“联合工作组”)成立以来,海航集团在联合工作组的全面协助、全力推进下,有效防控风险、切实维护各方利益,确保了航空主业安全运营,实现了全面复工复产,做了大量工作。

目前,联合工作组已经完成尽职调查工作,按照“法治化、市场化”原则,制定了风险处置工作思路和方案,各项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与此同时,海航集团表示,为更好地开展下一阶段风险处置相关工作,顾刚已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长职务、任清华已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及联席首席执行官职务。据了解,顾刚、任清华担任联合工作组职务不变。海航集团将在联合工作组的指导下,在各方的支持下,继续全力以赴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的实施工作,妥善做好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1月22日,多位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或通过引入新的战略合作者进行债务重组。

自2017年以来,海航集团逐步爆发流动性风险,其积极开展“自救”,但始终尚未能完全化解风险。

上述海航集团的风险处置进展动态,迅速引起了海航集团相关债权人的关注。2021年1月22日,一位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的重组方案应该快公布了,不排除公司会新进股东。

也有债权人此前表示,海航集团需要一个系统性的债务风险处置方案,一是增加信心,恢复融资能力,二是调整债权结构。如果海航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部分金融机构的坏账会增加明显。

另据记者了解,顾刚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长职务这一变动引起部分债权人的关注。在上述债权人看来,人事换防或意味着重组方案的加快。

2020年2月29日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成立,组长由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担任,常务副组长由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任清华担任,副组长分别由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双臣、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局副局长程功担任。

不过,尽管顾刚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长职务,担任联合工作组职务并未改变。

对于海航集团风险处置进展情况,海航集团执行董事长顾刚2020年11月17日在公司官网发表《越是艰难,越要坚韧》为题的文章,文章指出,要正视困难与挑战,虽然海航复工复产成效明显,但依然是一个处于严重困难中的风险企业。集团上下要认识到海航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仍处于风险化解的特殊时期。

海航集团上次被推向风口浪尖的时间点是2020年4月份。2020年4月14日,私募债“13海航债”展期持有人会议引起众多投资者不满。后来,4月15日,海航集团在官方公众号发文致歉。“13海航债持有人会议的递延支付本息等获通过”这一事实并未改变。

海航集团表示,自流动性危机以来,积极化解相关债务风险,得到广大债权人的理解与支持,在此深表感谢。本集团对所有债务都高度负责,积极努力化解,尤其对公开债券市场的债务一直本着积极态度处置。

海航集团作为民企中的佼佼者,从白手起家到负债千亿,令人唏嘘。

据了解,1989年,陈峰从民航总局离职,在海南省政府1000万元贷款的支持下,创办海南航空,在海南省经济特区宽松的融资环境下,海航成立之初就采取了高杠杆的融资方式,并积极引入外资扩大企业规模。

1993年公司正式开始运营,1999年,海航股份在上交所A股上市。

进入21世纪以来,海航为了获得竞争优势,开展了一系列超越自身资本实力的跨区域并购,不断通过融资、加杠杆收购陕西长安航空、中国新华航空、山西航空等航空公司,控股海口美兰机场、凤凰国际机场等,扩大规模,迅速跻身国内第四大航空公司;

2009年“4万亿”刺激计划出台后,融资政策放松,海航加速多元化布局,通过国内外多桩并购,逐步将业务延伸至酒店、旅游、地产、物流等多个行业,总资产一度超过万亿;

海航集团加速发展的转折点在2017年。

2017年6月,银监会要求旗下监管银行对于海航的债务授信开展风险排查,海航旗下企业陆续曝出债务逾期、信用违约事件,上市公司质押股权被暂时冻结,信用崩盘。

2018年起,海航通过大量处置此前收购的资产断臂求生,开展一系列自救措施。但叠加2020年新冠疫情对航空业的冲击,公司不堪重负,最终走向需要政府介入化解风险的局面。

关于海航集团陷入危机的原因,国泰君安固定收益研究表示,海航面临内忧外患下的四重打击:第一,激进扩张,多元化经营盈利贡献有限,反而拖累公司管理;第二,流动性负债占比高,债务到期压力大,较大部分资产受限,影响融资与经营;第三,组织架构效率低下,难发挥协同作用;第四,融资环境不利叠加疫情冲击,公司经营雪上加霜。

据海航集团2019年8月份公布的财务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总资产为9806.21亿元,总负债为7067.26亿元。截至目前,因为海航集团尚未公布2019年、及2020年年报,最新的负债情况尚不清楚。

另外据国泰君安固定收益研究统计,截至2020年3月2日,海航系企业存量债有121只(包括51只同业存单和1只商业银行二级债),存量债规模共计742.8亿万,1年后到期及回售的存量债为355.8亿元,占比47.89%。其中,海南航空控股和海航集团存量债规模居于前两位,分别为151.9亿元和144.0亿元。

而如此巨额的债务如何化解,成为债权人关注的核心问题。

国海证券研报表示,关于企业违约的处置方案一般有两种。一是非司法诉讼处置方式,包括 1)自筹资金偿付:债券发行人本身经营状况比较好,或持有较多易变现的优质资产,企业通过变卖相关资产或是资产抵押获取融资来偿还债券。这种情况下,投资者的本金回收率较高,回收期也相对较短;2)抵质押物处置:债权持有人通过依法处置债券的抵质押担保物,获取本金和利息的偿付。3)第三方代偿:由担保机构和母公司或关联企业等非担保机构对企业债券进行代偿。4)债务重组:通过延长偿还期限、追加担保等方式减少债务人的偿债压力,通过重组方式或是引入新的战略合作者以及以资产抵债等方式形成债务重组。

二是司法诉讼处置方式,包括 1)违约求偿诉讼:债券持有人向法院提起违约求偿诉讼或仲裁。2)破产诉讼:在企业偿债能力较低或资不抵债时,债券持有人向法院提起破产诉讼,包括破产和解、清算和重整,其中和解和重整适用于企业经营状况存在好转可能。

1月22日,多位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或通过引入新的战略合作者进行债务重组。

据海航集团官网介绍,海航集团旗下参控股航空公司14家,参与管理机场13家,机队规模近900架;开通国内外航线约2000条,通航城市200余个,年旅客运输量逾1.2亿人次;旗下海南航空连续10年获评SKYTRAX全球五星航空公司;旗下海口美兰国际机场为全球第8家、国内首家(除港澳台地区)SKYTRAX五星级机场。

海航集团子公司的命运与海航集团债务处置方案息息相关。经济观察网将持续关注。